钱江晚报关于本公司的专题报道

   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发展,在杭州本地拥有越来越大的名气及良好地口碑,最近本地知名报刊钱江晚报对我公司进行了专题采访。在采访中,本公司介绍了陪驾行业的现状及我公司的发展历程,同时,对我公司在学员中良好地口碑给予了高度的肯定。

原文如下:

考出驾照不敢上路,火了陪驾
新手常犯的致命错误:油门当刹车,紧急情况猛打方向
  本报记者 杨吟 本报实习生 阮俊

  王小姐学出驾照2年了,一直没有开过车。今年6月车价便宜,家里为她添了一辆新车,但新车停在车库3个月,王小姐还是不敢开上路。"手生,怕撞车。"像王小姐这样的不是个例,几十近百人跟一个教练学车,很少的上车机会,驾照好不容易考出了,可是这边刚出驾校,那头又叫了陪驾。应试型的学车现状让陪驾市场悄悄升温。

考出驾照不敢上路——"回炉"催热陪驾市场

  "我现在根本不需要做宣传,每天都有业务。"杭州"多多陪驾公司"的钱铿告诉记者,目前公司在杭州东南西北各城区都设了服务点,17辆专业用车,20多个专业陪驾员,规模不小。

  从2002年开始涉足陪驾业,钱铿见证了陪驾业发展的轨迹,2012年刚起步时自己一人一车,生意一直亏损,当年一哄而上的76家陪驾公司不到几年就做鸟兽散,"我是逃不了。别人用的是二手车,卖车转行亏不了多少,而我买的是新车,一买一卖亏不起。"坚守到2004年,他总算扭亏为盈,一年赚了1万多。

  真正稳定发展是在这两三年,从2009年起,杭州进入私家车高峰期,平均每月新车上牌量1万多辆,与之对应的是更为庞大的学驾队伍,去年杭州市学驾报名人数达37.9万人。越来越庞大的本本族,背后是个严酷的现实:很多人有驾照但不敢上路。"我学车的时候教练一个人带100多学员,去练一次只能学1个小时。而且三四个月才轮到一次。"大学生小刘说。上个三五次车就考试,磕磕碰碰考出驾照,胆小的几年不再碰车,胆大的充当"马路杀手",驾考后回炉成为很多人最迫切的需求。

  "陪驾时,有人问,红灯时能不能右拐?有人问,汽车有没有备胎……其实这些都是学车最基本的问题,很多人拿到驾照却对这些基本问题一知半解,这都是目前快餐式的学驾环境造成的。"一位陪驾公司负责人向记者感慨。

有风险有温情——陪驾教练的亲历故事

  "来找陪驾的人,有车改后开始学车的老干部;有最低花250元人民币从国外买驾照的人;有刚回国不熟悉环境的海归,当然最集中的是拿到驾照后手艺生疏的回炉者。"业内人士透露。

  日常陪驾最常经历的,是新手因为不熟练导致的的错误操控,"新手犯错最主要集中在两点,一是紧急情况下猛打方向,二是油门当刹车。"钱铿说,有一次一个女客户开着开着前面出现一辆货车,她本能地猛踩刹车,紧张之下却把油门当成了刹车。"她猛踩油门,我在旁边急得猛踩刹车,结果我还是输给了她。"钱铿苦笑着说,好在是专业陪驾用车,副驾驶座配备刹车,虽然最后还是撞上了货车车尾,但冲击力不大,货车没有大碍,自己的车也仅受了点小伤。

  陪驾服务可能遭遇各种状况。一位陪驾员郑师傅告诉记者,"有一次,一个男客户约我凌晨2点陪驾。我问他需要什么车型,他说随便;我问他大概什么价位,他说无所谓。"虽然当时郑师傅感觉有些不对劲,但为了生意,他还是去了约定的大酒店,"我做足了准备,开了一辆最破的车去,手机上事先拨好了110的号码,万一被抢劫我就弃车报警。"谨慎的他还留了个心眼,酒店大堂见面后,他要求对方先签订合同并付费。"说起话来多牛的一个人,我留意到钱包里就100多块钱。"这又加重了郑师傅心中的疑虑。

  "他一路上要求我往偏僻的地方开,我坚持沿凤起路、中山北路、庆春路绕田字形。最后,在路上绕了2个小时,他大概看没机会得手,走了。"想起这段历史郑师傅心有余悸。

  虽然偶尔也有风险,但在陪驾员记忆中留下的大多还是温情时刻。有一位今年80高龄的鲍大妈让钱铿印象深刻。10年前,她在70岁生日当天拿到了驾照,"'我是杭州年纪最大的驾驶员',她当时开心地跟我说。" 和大多数人学车的目的不同,鲍大妈学车为了锻炼身体。"她说开车能锻炼自己眼到、心到、手到、脚到。因此她拿到驾驶证后并不买车,想用车了就直接找我租陪驾服务。"鲍大妈非常关心时事,市民中心开放了,她约上陪驾车去开一趟;哪来地铁站开通了她叫上陪驾去实地探访;西湖边发生什么有趣事了,她也要约辆陪驾车去走走……"联系得多了,我现在直接叫她妈妈了。"

 

版面上报道的截图:

 

返回首页

2007 duoduo. ALL RIGHTS RESERVED.杭州多多陪驾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